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神童中文 > 玄幻奇幻 > 曌帝双龙传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楚歌、瓠子、沧浪水
曌帝双龙传

《曌帝双龙传》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第二百八十五章 楚歌、瓠子、沧浪水

  说实话,倪大帮主完全唱跑调了。

  不过这也还能忍受,很难忍受的是他唱歌的时候,声音就跟破锣一样。而且是变了形的破锣!

  这也不是重点。

  重点是倪大帮主本人的投入程度简直令人发指!

  只见他兴奋得满脸通红,挥舞着拳头声嘶力竭地边吼边用力跺着脚。

  可这话谁敢说?估计这个时候就算是于总都料说唱得不好听,他都会上去拼命的好不好?

  一曲唱罢,风度翩翩的听众们给予了无比热烈的掌声。

  意犹未尽的倪大虎,心中可是恨意绵绵。

  今天才知道,我可比那原唱唱得好多了。要不是老子只会那四句,能全部一起唱下来该多好!

  没见到掌声比原唱还热烈吗?

  接下来便形成了这么一个规矩,要来敬酒可以,先得表演一个节目。

  于是,篝火晚餐就顺理成章地变成了篝火晚会。

  节目一个一个的过,酒一碗一碗的喝,于奇正已开始醉意熏然了。

  新过来敬酒的汉子,拉了一个长腔唱了起来河汤汤兮激潺湲……

  歌声苍凉中带着遒劲,隐隐透出金戈相交之声。

  于奇正惊奇地发现,刚刚还喧闹无比的人们,突然一下子全部安静下来,一个个变得面色凝重起来。

  汉子继续拉着长调北渡回兮汛流难……

  人群可是齐声发出沉吟的“吼吼”的声音以作应和。其音古拙,其韵绵长。

  于奇正的酒一下子就醒了过来。虽然听不懂是什么,在这江边听到这种歌声,整个人就进入了一种情境之中。

  汉子声调越来越高,歌声变得无比激越

  搴长筊兮湛美玉,河伯许兮薪不属。

  薪不属兮卫人罪,烧萧条兮噫乎何以御水。

  ……

  于奇正眼眶湿润了,尽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原因。

  柳如烟轻声给他解释起来,他们唱的是楚歌。

  楚歌,古代的楚地汉族民歌。带有鲜明的楚地文化色彩,在汉代十分流行。霸王的绝命之作《垓下歌》和刘邦的还乡之作《大风歌》均为楚歌的代表作。

  放眼两汉,楚歌不歇。上承楚辞,下启汉赋。延续了荆楚方言特点,多带兮字。

  因此,在荆楚之地甚为流行。

  突然,包括如烟在内的所有人,全部齐声合唱起最后一句

  “颓林竹兮楗石菑,宣防塞兮万福来。”

  唱这句歌的时候,所有人长身而起,对着于奇正躬身作揖到地。

  然后一个个就像是雕塑一样一动不动。

  这什么情况?你们这是干什么?

  于奇正心里慌得一批,歌也听不懂,他们这些人这么做的意思也不懂。

  虽然不懂具体的情况,但也能估摸到这应该是很严肃的一件事。

  整个场景就好像是时间静止了一般,只有篝火偶尔冒出一两声轻微的“噼啪”声。

  “主公,该回礼了。”万茛苟不知何时已经移到于奇正身边,上身也保持着和众人一样的姿势,轻声提醒。

  于奇正心里无比抓狂,心想就算我特莫的是历史学家,估计也学不到这么生僻的知识好不好!

  只能偷偷地求教于万茛苟“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礼啊。”

  万茛苟低声说道“您只需要说几句鼓舞士气的话就行。”

  于奇正不免为难起来,一时之间到哪去找鼓舞士气的话去?

  好在这时候灵机一动,把春晚时的那句话搬了过来,当即大声叫道“纺织娘!”

  现场所有的女性全部叫了起来“有衣裳!”

  人数虽然不多,但其气势可是磅礴得很。

  于奇正又大声叫道“泥水匠!”

  这次的回应犹如山崩海啸“有住房!”

  这句话说完之后,人群“吼”地一声欢呼起来,有很多人都激动得跳了起来。

  接下来,工人们纷纷成群地聚在篝火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

  在火光的照耀下,于奇正莫名升起一种没来由的感动。

  他不由得心里暗叹,其实不管在哪个时代,只要能吃得饱、穿得暖、有事做,普通百姓都就感到满足了。

  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有了意义。

  或者说,成就感。

  这种成就感,很快就转化成为一种责任感。

  是的。他有责任,让这群信任他的人们能够一直过上这种安定的生活。

  而且,还要过得更好。

  接下来,又是一轮敬酒。

  喝到最后,于奇正只觉眼前一花,“腾”地倒在了地下。

  。。。。。。。。。。。。。。

  夜已深。

  采薇独自在江边,屈膝而坐。双手绕过膝盖,环抱着自己的上臂,凝望着似静若动的江水。

  二俅走了过来,站在她的身后说道“怎么?有心事?”

  采薇没有回头,也没有回答二俅的话,而是轻轻唱了起来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不知道为什么,二俅觉得,这首歌从采薇口中唱出来,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很奇特的感受。

  “二哥,你知道刚才那首瓠子歌的引申含义吗?”采薇轻声问道。

  “我哪里知道这些?”二俅苦笑着回答。

  采薇开始解释了起来。

  其实与其说是解释,不如说是自言自语。

  这首歌名叫《瓠子歌》,原本是以降服黄河泛滥而作,无论其歌词还是曲调,都属于是“楚歌”。

  这首歌的作者名叫刘彻。

  光是这个名字,就无须做更多的解释。

  毫不夸张地说,汉人之所以为“汉”人,皆因他的赫赫武功。

  所谓“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即从武帝起也。

  这首歌从字面意思上来看,无非就是降服了洪水。

  但是,如果从歌的作者以及背景来说的话,就赋予了太多太多的含义了。

  二俅笑道“什么含义?我是一点都听不懂。”

  采薇笑了笑“汉武帝时期,将文景时期攒下的巨量钱财全部花完不说,还不断在国内搜刮。当时的情况用民不聊生这四个字来形容毫不为过,这也是汉武帝年老时下罪己诏的原因。”

  “可二哥你发现一个问题没有,即便是如此,却基本上没有什么造反的事?”

  “在他之前,秦武力不可谓不强,二世而亡。在他之后,前朝炀帝效仿于他,却国破身死,这中间最大的差异是什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