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神童中文 > 玄幻奇幻 > 星君传纪 > 第一二五章 暂别射师
星君传纪

《星君传纪》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第一二五章 暂别射师

  “这就二品星尊了?!”吴星半信半疑,然后自嘲一笑,说道:“跟你们两位相比起来,我怎么突然之间感觉自己完全没有修炼的天赋啊!”

  覃兰则在星石堆与巴根之间来回看了好几眼,显然也是一时之间无法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信息。

  “巴根这也算是厚积薄发了。”射师感慨道:“戴上星锁入世修行,就像是在常年在海上讨生活的渔民上了岸一般,原本在惊涛骇浪之间于甲板上能够如履平地,结果得从头学习、习惯在平地上行走。”

  “其实,我之前提及的那一位‘牵强附会’的星锤供奉正是我的一位老友,而我所看过的《一线天锤》是星锤供奉所收藏的功法注解,包括《一线天锤》大圆满境界巨石碑的所在也是那一位星锤供奉告诉我的。据星锤供奉所说,从某种意义上来看,要想达到《一线天锤》有成境界理应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像巴根之前一直在做的:‘打铁’。但是,《一线天锤》的有成境界同样十分困难,这里所说的并不仅仅是用于修炼的大量星石以及铁砧对大部分星君来说都是难以得到的,也指锤星君的悟性。有不少锤星君打铁打了三两年仍然毫无进展,最后也只能放弃了。所以,关于‘指点’云云,我可真不敢当!转述功法注解,只能算是拾人牙慧而已。”

  正好此时吴星问起关于悟道晋级的过程,巴根便顺势岔开话题,说道:“刚开始的时候,你们也是知道的,几乎一锤起,两锤止,便需要将倒塌的星石重新垒起来锤数逐渐增加,我便大致找准了星锤击打点后来,达到一锤下去,星石纹丝不动的境界,这才发现每三四锤或五六锤便会在其中一块星石之上出现一颗‘麻子’”

  巴根说着说着,便招出自己的星兵短柄锤子来,一边示范着,一边解释道:“在找准星锤击打点的过程当中,星力自然而然的被压缩、凝聚于锤面上的中心区域,压缩、凝聚程度俞来俞高,后来就形成了像一根钉子的钉头的形状而星力高度压缩、凝聚而成的那一个‘钉头’,却是五颜六色的。与之对应的,每三四锤或者五六锤下去,星石上便会渗出一颗这种五颜六色的‘麻子’,颜色与星锤锤面上的‘钉头’的颜色是一致的。”

  看到吴星、覃兰两人脸上迷惑的神情,巴根这才反应过来,打了一个哈哈,说道:“看来我是有些得意忘形了,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你们两个还不是星尊,自然也无法看出锤面上那个‘钉头’的颜色来。总之,将星力高度凝聚于星兵顶端对于星君精神力是一种极大的消耗,有一点近似于在水中憋气,即便你的气息悠长如同采珠女,却总是需要浮出水来换一口气的。”

  “然而,再次将星力压缩凝聚成‘钉头’,颜色却往往与之前那一次的颜色不同。就我理解,‘钉头’的颜色会有变化,理应是与星力潮汐有某种关联的。在特定的时间内,钉头的颜色便是固定的。但是从一段长时间来看,九色‘麻子’的数量却是基本上平均相等的。我想,这些‘麻子’应该就是星石内的杂质了,感觉有点像是借助星力潮汐平衡转换的势头,将那些杂质冲刷了出来。”

  “而且,我刚刚才发现。”巴根伸手在那些星石之上比划着,继续说道:“星石上的这些五颜六色的‘麻子’,不仅仅是每两点可以连成一条‘直线’实际上,无论星石怎么重新摆放,在使用一线天锤功法的时候,所有同颜色的‘麻子’全都是可以连成一条一条直线,就像用墨斗弹出的一条墨线,沿着这一条墨线的方向全是同一种颜色的‘麻子’。只是这种‘墨线’有很多条,并不在同一个方向或同一个位置而已。唔,我说的是不是太复杂了?你们两个把我刚才所说的可以理解为‘彩虹’,不同颜色的‘墨线’在不同的位置。当然了,刚刚开始还达不到墨线的程度,五颜六色的‘麻子’是散乱的;悟道之后的‘麻子’就全部都能连成一条一条的墨线了。”

  覃兰看得更细致一些,自言自语道:“与之前相比较而言,星石的体型应该变小了吧即便将这些‘麻子’全部塞回去星石里面,比起原本的体型也是小了一些。可见有些杂质并没有形成这些‘麻子’,却不知道究竟是如何消失不见了。或许那些消失不见的才是真正的杂质?”

  “是的,没错!我刚刚入手掂了掂重量,确实普通比较之前的重量是要轻一些的。毕竟我已经不记得反复将那些星石垒起来多少次了。”巴根应和了一句,又说道:“而且,我还试过了,残留下来的这些‘麻子’其实是可以直接清理掉的。”

  巴根一边说着,一边做着示范,凝聚星力于手掌之上,将其中一块星石上的那些“麻子”直接从星石上抹了下来,就像抹除灰尘一般轻易快捷。

  抹除了“麻子”之后的星石,表面看起来自然是有一些细密的“坑坑洼洼”,倒也算是别具一格了。

  吴星转头看向覃兰,挤眉弄眼道:“有巴根在此,我们以后的星石可以都放心交给他统一‘打理’了,估计能省下不少开销嘛!”

  巴根无可无不可的笑了笑,并没有接吴星的这个话茬。

  覃兰白了吴星一眼,说道:“让一位二品锤星尊帮我们‘打铁’?这事估计也只有你说得出口。你准备开出什么样的酬劳给巴根啊?”

  吴星嘿嘿一笑,若无其事的看向射师,问道:“射师大人是如何确定巴根晋级二品星尊的?我完全看不出现在的他与之前有任何区别啊!”

  “星域是星尊所拥有的足以媲美星落状态的爆发状态,在短时间内对星域内有着绝对的掌控。”射师解释道:“但是,星域同时又有一个特性:新近晋级的星尊,星域是暂时不能收放自如的,会一直时断时续的激活。而星尊之间的星域,则是会相互排斥的。这有点像是磁铁矿石一般。”

  在旧历前朝,“磁石”是被称为“慈石”,是把磁石吸引铁质器件的特性视为慈母对子女的吸引。直到现在,民间仍有这种说法:石是铁的母亲,但石有“慈”和“不慈”两种,慈爱的石头能吸引他的子女,不慈的石头就不能吸引了。

  制作司南的材料之一,便有磁石。

  射师指了指自己的脚下,又说道:“所以刚才我一直都是对巴根‘敬而远之’,就是因为我们两人的星域是相互排斥的。我与巴根之间的距离俞近,这种排斥效果则俞是强烈。除非巴根开始恢复对自身星域的把握、掌控,可以将星域如同感应力一般完全收敛回归体内星海,否则我跟他两人就得一直这样相互保持距离了。”

  射师话音刚落,巴根的星域便具象现形出来。那是一个以巴根为中心的星宿,约莫有二十来颗星辰,正在以某种玄妙的轨迹缓缓运转变化着。而射师所站的位置,恰恰正是星宿覆盖区域的边缘。

  不过,正如射师刚才所说的那样,巴根的星域只是昙花一现,很快便敛去,不见踪影。

  吴星与覃兰两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星域具象现形,我完全不知道我也在其中”吴星咋舌道:“如果巴根刚才想要对我们两个做什么手脚,岂不是必死无疑?”

  巴根忍不住白了吴星一眼,戏谑道:“我真要想对你弄什么手脚,根本不需要进入星域状态吧?”

  射师、覃兰两人非常配合的哂笑了一声。

  但是,也确实如射师同样说过的那样,星域是一种爆发状态,巴根此时的精神状态明显较之前已经有了一些疲惫。

  “你们可以在箭庐之中再待几天,等巴根的星域重新稳定之后便可以自行离开。我现在得出发了,魏老已经在箭庐之外等着了。”射师看向覃兰,又说道:“《射师箭术》九篇,‘射师’篇为‘体’,是最根本的、内在的、本质的;而其他八篇则是‘用’,是‘体’的外在表现、表象,是实际运用的法门。从你在‘射师’篇上所展示的天赋来看,反复修炼那些碑文即可,即便是晋级星使应该也只是指日可待的事情。我希望如果还能从天山回来的话,可以亲见你晋级弓星尊,正式继任为射师!”

  覃兰也不废话,恭恭敬敬的行礼,说道:“预祝师尊一路平安,早日归来!”

  射师也是洒脱之人,跟巴根、吴星两人先后颔首示意了之后,便转身向着外面大步走去,很快便消失在山林之中。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只不过是即将出一趟远门而已,没有人会猜到这是要闯入几乎被所有星君视为禁地的天山!此次一别,或成诀别!

  “罗振威和纪昌估计已经南逃了。巴根现在晋级二品星尊。我们顺风镖局的好日子就要来了!”吴星踌躇满志道:“这是否极泰来的好兆头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