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神童中文 > 玄幻奇幻 > 拾一妹传 > 倾世绝恋(五)爱的苦楚
拾一妹传

《拾一妹传》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倾世绝恋(五)爱的苦楚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两个轮流着向上打洞,直到有一天,终于破开地表的泥土,他们从里面钻了出来。

  两个人已经变得灰头灰脑的了。

  对着星光,两人躺在山坡的草地上,直挺挺的躺了一夜。

  第二天,两人各种找了一个小湖泊,洗了个澡,换上新的衣服。

  “芳语妹妹,我们这是在哪里?”望着群山,朱败有点迷路了,他不知道这里离他进入地底的岩浆湖的地方有多远。

  “我看看!”忽然芳语总感觉这里有点熟悉,当她飞到空中四下一打量,着实吃了一惊。

  这里有她一生都难以忘怀的苦难和希望。

  不是别处,正是当年被阎罗修捉住进入那个空间入口的山脉,她在这里经历了一生都不愿回想的羞辱,也经历了一生难以忘怀的情愫,就是在这个地方,藤条棒打阎罗修,为她的灵魂深处植入了那个英雄无敌的气概形象。

  “妹妹知道这里是哪里?”朱败看着呼延芳语的表情:有种惊讶,有种伤痛,还有种愉悦。

  “不知道,我不知道这是哪里。”呼延芳语最终没有说出曾经的记忆说。“不过我们可以辨别一下方向,我要去中域,自然要往南走,不知你还去不去北疆了?”

  “我去北疆是为了那个鸟蛋,既然鸟蛋已经孵化了,我也就不去了。正好我也是下山历练,我就跟你一起去中域吧,有个伴也有个照应。”

  “那好吧。”

  话说还是那样一个落日熔金的傍晚,落月城内,溶江江畔,贵妃楼中。

  一个健壮的青年,背后斜背一把宝刀,一个少女,飘然若仙子一般,脸颊眉梢透漏出一股迷人的意境,他们坐在靠近临江窗户的座位上,推杯换盏,时而狂饮,时而轻抿。

  当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大厅柱子上的一首小诗,也轻吟起来:

  溶江鲈鱼美

  轻帆星夜归

  风月不出没

  浅饮人也醉

  “语儿妹妹,你可只知道首诗何解?”朱败已经有点半醉态了,读完这首诗,他狂饮一杯,眯着眼睛看着呼延芳语问道。

  呼延芳语浅笑一声说:“溶江鲈鱼美一句好理解,溶江的鲈鱼味道鲜美,轻帆星夜归,当理解为一个渔人驾着一叶扁舟,载着打来的鲈鱼,伴着星光连夜归来,可见渔人辛苦一天,终于可以回港休息,风月不出没,浅饮人也醉,应该是有风浪的夜晚就不再出去冒险,可以呆在安全的地方,浅饮几杯也就醉了。”

  “语儿妹妹,我和你的理解不同哦,我看是这样的:在溶江和鲈鱼的美的感召下,人们会披星戴月的追寻而来,而有情人不需要出没在风月场所,不需要花前月下,只需要浅饮几杯,即可陶醉了。就像我们两个,不用风月作陪,就单单两人这样坐着,哪怕是浅饮慢酌,也就醉了。”

  “朱哥哥,你醉了!”

  “语儿,没有,我没醉。”

  朱败深情的看着呼延芳语,目不转睛,甚至伸手去牵呼延芳语的手,呼延芳语轻巧的躲开了。

  “前人都说了,浅饮人也醉,你看看,你都喝了两坛酒了,还说没醉。”

  “好,就当我醉了,我今天就着醉意,和前辈诗境,语儿妹妹,我有话跟你说,我,我喜欢你。”

  “朱哥哥,你真的醉了。”

  “语儿,我爱你。”

  “朱哥哥,你醉了,我们还是别喝了。”

  “语儿,我真的爱你,我说的不是醉话。”

  朱败越说越激动。

  “我知道,但我就当是醉话了。”

  “为什么。”

  “是我不好。”

  “为什么,语儿妹妹,难道你不喜欢我么,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拒绝我。”

  “因为,我心中已有所爱之人,对不起,朱哥哥,你是个好人。”

  “是谁,”

  “说了你也不明白,朱哥哥,你是个好人,我跟你在一起很开心,可我的心,早在几十年前就给了另一个人,我一直没告诉你,我这次到中原就是为了找他,对不起,我没早点告诉你。”

  朱败又拿起一坛酒喝了下去。

  “不,你骗我的,你骗我的,是不是,为什么要这样。”

  “只怨我们相见太晚,你可知道,这几十年来,我每次闭关修炼,他在我心中都会化作动力,这种感觉你不懂的,你不懂。朱哥哥,谢谢你一路的照顾,我们就此别过吧。”

  呼延芳语拿起桌上的剑,飞身从窗口飞出,踏剑而去,迎着晚霞,在江面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身影。

  失了魂的朱败,几乎就这样落魄了,他不知道是怎样的醉醺醺的东倒西歪的离开了酒楼,口中一面念叨着风月不出没。

  永仙宫,一座花园洞府,整个院子都显得荒凉而清静。

  小狸倚在一个大树的树根上,看着四周的野花野草在四周的道路及广场的石头缝隙中胡乱的长着。

  她不知道在这样蹲坐了多久。

  生死道,自然道。

  道的念想,在小狸四周久久徘徊而不散。

  藤条远远的窥望过来,每每偷看几次,只好摇摇头离开了。

  当藤条回到自己的洞府,闭目躺下,脑海中总是时时萦绕着小狸的欢声笑语。

  不知道多久没见过嬉笑的小狸了。

  朱败实在是怀念当年和小狸一起跟随者拾一妹的情景。

  时光流逝,情景不再,每每想到这里他便摇摇头走开了。

  藤条闷闷不乐的去找落叶喝酒。

  兄弟,让我说你什么好呢,该放下的,还是放下吧。

  “你不懂,你不懂。”

  藤条仰口喝上一大口,已经有点不省人事的征兆。

  “兄弟,你不懂,哈哈哈,你们都不懂-----呜呜呜----不懂----”

  藤条晃悠晃悠的走出了落叶的院落,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弯曲的山路上。

  小狸心里和她所在的院落一样一样的,乱糟糟的长满了杂草,她叹息一声,收了念想,努力的让自己不去多想。

  其实每次藤条在远处偷看她的时候她是知道的,她已经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明白了藤条的想法,可她的脑海里总是萦绕着朱败的身影和那股豪迈而无畏的气概,那种音容笑貌,那种关怀的眼神,那股关心的神态,和彬彬有礼的言行,总是让她久久不忘。

  我爱上他了么?不,一定不是。

  小狸极力否认这种念头,她强迫自己不让自己去想这些。却内心越来越乱了,仿佛一团麻,一堆海草,一条缠绕盘旋的蛇。

  不能再这样,我这样一个人呆着根本不是办法,对,我去找金凤宜聊聊天。

  当她来到金凤宜的小院的时候,发现金凤宜仍然在闭关。

  “金凤宜真是努力,这种心态,这种意志,我是比不了啦。”

  小狸叹息着走出小院,正好迎面遇到欧阳思雨。

  “思雨妹妹,你这是到哪里去?”小狸抢先问道。

  “原来是小狸姐姐,我来找金姐姐。”尽管欧阳思雨只有元婴巅峰的修为,可她是拾一妹的妹妹,跟金凤宜和小狸她们也都姐妹相称了,这样显得亲切。

  “金姐姐正在闭关,你估计是见不到她了,有什么事情给我说吧。”

  “也没什么了,就是我跟风华正茂妹妹商量着出去游历一番,想向金姐姐告别一声,既然金姐姐在闭关,那就不说了。”

  “游历?游历好啊,你们带上我吧!”小狸一脸期待的说。

  “你要跟我们一起游历?”欧阳思雨睁大了眼睛,有点难以置信的样子。

  “我化形以前,一直跟着你姐姐拾一妹,后来化形后,你姐姐说带我游历的,却不小心一个人去了仙界,虽然我修为尚可,可是我对这个世界也知之甚少,跟着你们一起再合适不过了。”

  “好啊好啊。”欧阳思雨兴奋的跳了起来,她牵着小狸的手,欢快的来到风华正茂和她母亲居住的小院子,经她一介绍,风华正茂也很高兴。

  “如果你跟着她们两个,我就可以彻底放心了。”太玄子说。

  “要不师太跟我们一起游历吧,我虽说修为还行,但真的没什么经验。”

  师太摇摇头,“我就不了,年轻的时候,我已经将该游历的地方都游历过了,你将丫头带走,我也正好可以省下心来,好好的修炼了,你不知道,这么多年了,风华正茂跟在我跟前,我都没好好睡过一次囫囵觉。”

  “娘,我哪里有这么不省心呀,才不是呢。”

  哈哈哈!太玄子开心的笑了。

  “你们放心的走吧,这里有我给金凤宜回话。”

  春去秋来,三个大姑娘游山玩水一般,在人间仙界玩的不亦乐乎。

  “嘟嘟嘟!”

  落叶闭关的山门被藤条敲得山响,这已经不知多少天了。

  “我靠,你烦不烦呀!”落叶气鼓鼓的打开大门,拿眼睛搁劲瞪着藤条。

  “又是春暖花开的季节了,还闭什么关,走,我们游历去。”

  藤条不由分说,拉着落叶就往外走。

  “你自己去游历呗,你就不能让我清修会儿?”

  “修什么呀修,小狸都已经出去一年了,估计她都找到朱败了,你不着急我着急呀,走走走-----”藤条拉着落叶就出了院子。

  “看你,又是小狸,你不是说要表白了么,这么久了还没表白?”

  “表白个屁呀,你这一闭关就是一年多,兄弟的终身大事你还管不管了,还是不是兄弟呀。”

  “好好好,我管,可你也让我收拾一下总。”

  “走啦,有什么可收拾了-----”

  一拉一拽,两人已经出了大荒边界,进入中域了。

  一个月后,他们终于打听到三个女孩的下落,据传言有三个漂亮的仙子向北漠去了,于是他们两个风雨兼程的向北漠赶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