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神童中文 > 玄幻奇幻 > 大宋第一贱侠 > 第四十章 开门,查水表!
大宋第一贱侠

《大宋第一贱侠》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第四十章 开门,查水表!

  汴梁香云楼。

  罗青一行人透过窗户缝瞥着楼下进来的刘都校。

  他们发现刘都校的行为非常轻松,有如常来香云楼的熟客一般。

  话说,这人今天前来不是为了见夏国暗探?

  这种卖国的行为,他难道就一点都不紧张、都不怕被旁人发现?

  当想到前世看到的那些间谍电影时,罗青释然了。

  作为一个间谍、暗探,故作镇定、装模作样应该是他们所擅长的。

  尤其对于像刘都校这种潜伏在敌军高层的暗探。

  如果没点强硬的心理素质,那干嘛要选他做这种高级别的暗探?

  想通之后。

  罗青继续盯着刘都校的一举一动。

  可是。

  哪知那刘都校一来就要找花魁刘晴儿,而且非常轻车熟路地来到了晴儿的房前。

  最关键的是。

  晴儿竟然还给他开了门,并且两人有说有笑地进入了房内!

  这一下可把罗青气炸了!

  他此次到香云楼之所以没通知晴儿,是怕她担心,也怕打起架来牵连她。

  没曾想,竟还有“意外收获”!

  怪不得他近日总感觉头上痒痒的,原来是长了青青绿草!

  罗青边挠着头,边愤怒地起身开门,那架势完全就是捉奸的样子。

  见罗青如此冲动。

  薛清肤赶忙拉住罗青,好言相劝道:“大哥,晴儿姐姐跟刘都校估计谈心去了,他们肯定没有什么特殊关系,你不要多想,要相信晴儿姐姐。”

  闻言。

  罗青更气了,“还特殊关系!他们要是有特殊关系,我**这张老脸往哪放!”

  看着罗青像个小孩子一样撒泼,王富调侃道:“当然是往大绿染缸里放,绿绿多健康!”

  “我***,你**给老子闭嘴!信不信老子把你的头拧下来扔到绿染缸里面!”

  罗青的气话不仅没让王富闭嘴,反而让他连连捂嘴偷笑,“快看,这人着急了!好怕怕呦!”

  听到这话。

  罗青正想举起正义的小铁拳,却被沉稳的正侠陈沉阻拦,“大哥,别跟那个小贼一般见识。我们现在还是朝廷钦犯,出去很不安全。可以先让某个人变装一下,然后再去晴儿嫂子的房中打探打探。”

  一听见变装,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向罗青。

  此时的罗青非常生气。

  他万万没有想到,连这个最正经的陈沉都开始出骚主意!

  什么变装,完全就是针对小爷!你**没看到你旁边就有一位已经变过装的死变态!还**让老子变装,信不信老子让你变装!

  陈沉一见自己的玩笑让大哥罗青生气了,只好无奈地拍了拍薛清肤的肩膀说道:“小四,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我?”

  薛清肤瞥着怒气写在脸上的罗青,赶忙挺直腰板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就让小四代替大哥出征吧!”

  “代**的头,还不赶紧去!”

  罗青一脚将薛清肤踢出门外,当场紧锁了大门。

  此时。

  门外的薛清肤摸着疼痛的屁股,一脸委屈地嚷道:“可是,我该怎么进入嫂子的房间?”

  话音未落,门内传来一阵不耐烦。

  “你就说自己查水表,让他们开门就完事了。”

  “哦……”

  就在薛清肤即将走到刘晴儿的门前时。

  罗青突然打开房门,一脸担忧地露头念道:“坏了,小五平常脑子都不太好使,他不会真把我的调侃当成理由了吧!”

  事实还真是这样。

  薛清肤站在刘晴儿的门前,边敲门,边大喊道:“快开门,查水表了!”

  当听到水表这个闻所未闻的词汇时。

  房内的刘都校与刘晴儿都懵愣了。

  他们也搞不懂查水表到底是查的啥?

  莫非这是香云楼新推出的玩意?用水做成的表?

  不容多想。

  刘晴儿起身前去开门,刘都校握拳跟在她身后,一副随时应对所有突发情况的样子。

  打开门,初见薛清肤的妆容时。

  刘晴儿也没认出眼前这个女子就是他的清肤妹妹。

  谁让薛清肤有个“百变女王”的称号。

  他可以用现有的各种胭脂水粉将其本来面目或化丑、化美地隐藏起来。

  简直就可以称为宋代的“换头术”!

  见房内两人衣衫完整,薛清肤长吁一口气,“没事了,你们聊……”

  一听这话。

  刘都校皱眉问道:“你不是要来查什么水表吗?这就查完了?”

  薛清肤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回道:“查完了,大人还有什么事吗?”

  彼时。

  刘都校明显愣了一下,刚准备要问些什么,但薛清肤却急步远离了。

  望着薛清肤熟悉的背影,刘都校想到了某个人,进而想到了那个人,旋即舒爽一笑。

  这边薛清肤刚一回来,那边的罗青便急着问道:“怎么样了!他们应该不会……”

  薛清肤紧张地喝了口茶,心有余悸地回道:“刚刚真是吓死我了,幸好我跑得快,不然就被他们发现了。”

  罗青试探性地问一句,“你不会真说自己查水表吧……”

  “对啊,你让我这么说的,我当然得听你的话,不然你又该打我了……”

  薛清肤可怜巴巴的小眼神让罗青无语地转身摸头。

  他猜到了,但是他抱有徒劳的侥幸。

  他以为薛清肤被自己责备、打了那么多次,脑子总该活泛些了,但此次表明这人已经没救了,智商癌晚期的那种。

  “快说,晴儿她不会背叛我。”

  罗青的话让薛清肤连连点头,“对,晴儿姐姐是好姑娘,不会红杏出墙的,他们仅是在喝茶、聊天,没干别的事。就是……”

  “就是什么?”

  薛清肤的转折让神经紧绷的罗青一惊一乍。

  “就是刘都校一副想要打我的样子,我害怕极了,就赶紧逃回来了。”

  罗青再次无语地转身摸头。

  废话,你说的水表整个大宋除了我跟师傅外,哪个人懂?人家不把你当成神经病就已经够好了!

  就在这时。

  刘都校从晴儿的房内走出,径直来到了罗青他们旁边的厢房。

  罗青一见鱼儿上钩了,急忙奔到房内某处,开始色眯眯地贱笑。

  这次,他可为刘都校量身制作了一款窃听装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