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神童中文 > 玄幻奇幻 > 大国工程 > 第五百六十七章倒霉的李宏升
大国工程

《大国工程》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第五百六十七章倒霉的李宏升

  “由华禹全资收购自然是好!聘请第三方评估公司也很公平!

  只是,如果企业资不抵债呢?”黄主任沉吟着,慢慢说道。

  “资不抵债?领导,您该不会是说,这十几家企业全部都是资不抵债的企业吧?”余庆阳突然反应过来。

  拿起刚刚黄主任交给自己的企业名录,认真看了起来。

  里面没有一家自己熟悉的企业!

  这意味着什么?

  不是被收购,改组,变更了企业名称,就是在历史的浪潮中破产。

  “也不是所有企业都资不抵债,只是这些企业都比较困难,急需改革!

  之前我们也进行了不少尝试,只是效果都不太理想!”

  “领导,这么多企业,单靠我们一家企业,恐怕力量还是有些薄弱!

  要不让省投和鲁商,以及其他大企业分担一部分?”十几家企业,上万名职工,余庆阳也头皮发麻。

  余庆阳不等黄主任说话,又接着强调道“这样,我带头表个态,我们华禹负责其中三分之一的企业!

  资不抵债也没关系,直接并入华禹,不涉及占股比例的变更!

  我们注入资金,或者技术,帮助他们进行改革,走出困境!”

  “这个……”黄主任摸着他那铮明瓦亮的头,沉吟着。

  “领导,这些生产日用品的企业,副食品公司,还有农副产品公司都可以并到华禹来!”余庆阳主动把几家劳动力集中,职工比较大的企业划到华禹这边来。

  意思是说,领导,你看,我这态度,够积极的了吧?

  “好吧!那就按照余董的意思办!

  也不能为了解决其他企业的困难,就把你们华禹给拖垮了!”黄主任终于吐口。

  心里已经是很满意了!

  原本抛出这十几家企业,也没想着余庆阳能够全部接受,只能算是有枣没枣打一杆子。

  能解决一家是一家。

  省属企业,也不全都是大型企业。

  有些是因为历史原因,创办的企业。能活到现在,都很不容易。

  黄主任也很大方,也不提找第三方评估的事情,直接并入华禹。

  双方就何时派人去交接做了一番沟通。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现有领导班子如何处理。

  一家企业濒临破产,资不抵债,固然有历史原因,时代发展的因素在,可是更多的还是领导班子的问题。

  这些人,余庆阳是绝对不会要的。

  不动,那自己要这些企业干嘛?

  当祖宗养着?

  动,一个个级别比余庆阳都高,安排普通岗位,肯定闹腾。

  安排领导岗位,t的,让他们去祸害自己的企业?

  所以,余庆阳强烈要求,态度非常坚决,所有领导班子成员,一律不要。

  爱上哪上哪去!

  他没有时间去区分,那些是有责任心的,哪些是毫无责任心的蛀虫。

  承担了企业的所有债务,还要去养一批蛀虫,没有那个道理。

  余庆阳的强硬,黄主任终于见识到了。

  之前只是通过华禹公司的人了解到,余庆阳性格强硬,喜欢搞一言堂,很多事情,都是他一言而决,所谓的商量,也都是走过场,最终还是按照他说的办。

  今天,一开始,黄主任还感觉余庆阳是个很谦虚的年轻干部。

  带领着市值上万亿的超大型公司,却一点傲气都没有。

  没想到,这一涉及具体问题,就完全暴露了本性。

  我能给的,不用多说,我也会给,绝不藏私。

  我不给的,我认为不行的,你说破天都不行。

  黄主任面对余庆阳,究竟没有苏市长的底气,不敢像苏市长那样,想骂就骂,不高兴的踹一脚都可以。

  万一余庆阳晾他摊子,他还真要坐蜡。

  最终,黄主任还是同意了余庆阳的要求。

  ……

  保泉工程—兴济河联通工程,今天是竣工验收的日子。

  业主负责宴请验收专家组,监理单位作陪,项目部也集体聚餐。

  毕竟,辛苦了快两年的工程,今天终于竣工了,万国祥组织项目部成员一块庆祝一下。

  只可惜,原班人马早已经各奔东西,很多人甚至已经成为新的项目经理。

  当初的那班手下,如今都走上了领导岗位,最差的都当上了生产经理。

  一个工期一年半的项目,前前后后换了三批人。

  到最后,原班人马只剩下他这个项目经理。

  现在这些参加竣工验收的项目部成员,基本都是今年刚毕业的学生,在一名去年毕业的项目副总工的带领下,整理,准备验收材料。

  最终圆满通过竣工验收。

  万国祥高兴的同时又有些感慨。

  临近开席的时候,几个从这个项目调走,新项目在泉水本地的同事,赶到了酒店。

  这让万国祥很高兴,这些老兄弟没有忘本。

  不枉自己培养他们。

  酒桌上,推杯换盏,气氛越来越热烈。

  男人在一起喝酒,基本上就是两个话题,公司和女人。

  讨论了一会女人,话题渐渐的转到了公司上。

  议论公司的发展,讨论集团今年会有什么大动作。

  再就是大家最关心的工资待遇问题。

  工资,奖金比较私密,平时都小心试探,又避而不谈,现在酒喝的差不多了,都有七八分醉意,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及。

  这个说自己去年拿了多少奖金,那个说自己今年上半年拿了多少分红。

  所有都没有注意,项目副总工李宏升一个人离开了酒桌。

  就算是有人看到,也只是以为他去厕所。

  一直到酒店大堂经理过来,大家才发现李宏升出去许久还没回来。

  “你们有个同事站在楼上,要跳楼!”酒店大堂经理接连说了两三遍,万国祥才相信。

  顿时惊出一身汗,酒都被吓醒了。

  跌跌撞撞的跑出酒店,此时酒店外面已经满了围观的人群。

  酒店楼层不高,总共也不过是三层,万国祥抬起头,一眼就看出来,站在楼顶的正是他的同事,项目副总工李宏升。

  一个去年刚刚进公司的大学生。

  “小李,你站上面干什么?快下来?”万国祥腿都软了,声音沙哑的喊道。

  距离有点远,只能模糊的看到李宏升坐在楼顶女儿墙上,好像正在哭。

  “李总,快下来啊!上面危险!”

  “李哥,大丈夫何患无妻,回头我介绍女同学给你认识!”

  “小李,我是你王哥,快下来,有什么事,和王哥说!”

  楼底下淮海工程总公司的人纷纷对着楼上喊话。

  坐在楼顶的李宏升,听到楼下同事的喊话,情绪更加激动。

  原本,他并没有想着跳楼。

  只是听着同事谈论工资奖金,谈论分红收入,有些憋屈。

  感觉自己的人生就是满桌的杯具。

  所以,跑到楼上吹吹风,希望风能够吹跑自己心中的郁闷。

  自己高考的时候,过了本科线,可是家里希望他能早一点出来工作,也不知道听谁说的,大专和本科毕业出来待遇是一样的。

  上大专能早工作一年,多赚一年的钱。

  于是,他在家里的要求下,选择了大专,东山省水利专科学院。

  等他毕业的时候,学校已经不包分配了,而是推荐就业。

  原本回县城,也能安排一个工作。

  但是,因为女朋友的要求,他选择了自主择业,跟着女朋友南下,跑去羊城那个大都市去打拼。

  女朋友说,羊城刷盘子一个月都能赚好几千。

  到了羊城才知道,本科生,研究生都是一抓一把找不到工作。

  也不是找不到工作,只是工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刷盘子更不没有几千块钱的工资。

  在羊城蹉跎好几个月,一事无成,最后女朋友哭着说我们不合适,你是个好人,会找到更好的,然后哭着离开。

  等他绝望离开羊城的时候,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了,他是一路蹭火车回来的。

  买一张最近的火车票,混上车,然后挤在人群里,就这么混到泉水。

  至于回家,根本没脸回去。

  好在,他非常幸运,遇到华禹招聘,很顺利的通过面试,最终被分配到了淮海工程总公司。

  他很珍惜这份来之不易,又待遇不错的工作。

  工作起来很努力,苦活,脏话,累活从来不抱怨。

  可是,因为当年一念之差,他选择了大专,和华禹集团的人才政策失之交臂。

  准确的说,是和那五万块钱失之交臂。

  他工作第一个月就拿了一千五百多。

  寄回家一千四,自己留下一百多块钱零花。

  公司管吃管住,还有工作服,每个季节两身工作服,根本不用买衣服,他不吸烟,也花不到什么钱。

  他家在东山省临沂的一个小山村里,家里很穷,为了他上学欠了不少钱。

  后面还有弟弟妹妹在上学。

  所以,李宏升尽可能的把钱省出来,寄回家里。

  也正是因为这样,当公司集资募股的时候,他只能在旁边默默看着。

  心里悄悄安慰自己,集资都是骗人的。

  然而,今天,大家讨论工资奖金,讨论分红的时候,现实又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当初入股一万的,半年分红都有五千块钱。

  喝了不少酒的李宏升彻底郁闷了,离开包间,不知道怎么跑到了楼顶。

  吹着风,越想越憋屈,忍不住捂着脸哭了起来。

  他这一哭不要紧,可把酒店给吓坏了。

  这架势,这是要跳楼啊!

  赶忙一边安排人报警,一边跑去包间去找万国祥他们。

  听着楼下的喊话,李宏升心里更加郁闷,憋屈。

  我没想跳楼啊!

  我就上来吹吹风,偷偷哭一会,发泄一下情绪。

  怎么就变成跳楼了?

  “万总,我没有要跳楼……”李宏升对着楼下大喊。

  刚喊一半,就感觉身后有人猛拽自己。

  人也不由自主的往后倒去。

  拽他的是悄悄上来的警察,见他没有发现自己,警察果断的从后面抱住李宏升,把他从女儿墙上拖下来。

  “我没要跳楼!”李宏升哭道。

  刚才警察把他从女儿墙上拉下来的时候,他的腰扭了。

  “警察叔叔,我真没跳楼,就是心情不好,上来吹吹风!”任他如何解释,也没有人相信。

  你不跳楼,你做楼顶女儿墙上哭什么?

  “好了,以后可不能做这么危险的动作了!赶紧起来,跟我回所里办个手续!”警察根本不相信他的话,很严肃的批评道。

  “警察叔叔,我的腰扭了!”李宏升捂着腰叫道。

  这会疼的李宏升汗都下来了。

  看李宏升脸色苍白,额头冒汗,不像是装的。

  警察也吓了一跳。

  知道有可能是刚才把他从女儿墙上往下拽的时候,伤到了腰。女儿墙不高,可也有一米多。

  这时,万国祥也带着人跑了上来。

  “小李啊!你是要吓死我们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给你家里交代?”万国祥拉着李宏升的手埋怨道。

  “万总,我真没想跳楼!我就是上来吹吹风!”

  “好好,你没有要跳楼,我相信你!”万国祥安慰着李宏升。

  只是万国祥的话,任谁都能看出来,是敷衍。

  李宏升急得哭了出来,“我真没想跳楼,只是看你们讨论分红,眼热,出来散心!

  我要是跳了楼,我家的账还没还完呢!”一急,李宏升连实话都说出来了。

  万国祥和王彬对视一眼,这才有些相信。

  万国祥拍了拍李宏升的肩膀,“小李,不要多想,以后有什么困难,和我说!

  我是你的领导,也是你的老大哥!

  有事千万不要藏着掖着!大家一块想办法,总比一个人想办法强吧?”

  刚才可把他给吓坏了,李宏升真要出点意外,他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不光他,就算是陈总都要吃挂落。

  “这位同志,他的腰受伤了,你们先不要说话,先检查一下他的伤势。

  李宏升是吧?能站起来吗?”警察制止了他们的谈话。

  先解决问题,有事会你们公司再说去。

  “哎呀!”李宏升试了一下,腰一阵刺痛,根本站不起来。

  “警察叔叔,我的腰是不是断了?”李宏升吓得眼泪都出来了。

  这要是断了腰,那一辈子都完了,家里的账怎么还?

  “李宏升,别紧张,你的腰没断,估计只是扭伤!你先躺着别动,我帮你叫救护车!”警察安慰了一句,起身去呼叫救护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